豹@想食ルチ

サールチ結婚bot

最近CPS右枪中心,13枪双推,死神组主食的杂食主义
要是把我吃的枪右全写在这里准保你看下来不识得枪这个字
极端排枪妻以外枪左 建议枪左拉黑我
随心所欲,混乱邪恶,给文评的都是父亲
金星人,妄想暴走豹系女子,四字箴言关我屁事
说话啰嗦又电波

【コンパ腐】BRATATAT Incident(桜ルチ)

⚠️一发短完樱枪,很谐,角色崩坏有,设定hero们住一条走廊上的独寝;其他英雄有露脸。
傻屌网友又写什么几把系列,放飞自我产物,bug之于康帕斯同人创作就如达芬奇之于fate,如脑腓肽之于脑叶,真方便...
没有问题的话就请往下阅读八!

————————————————————
樱华忠臣拧着眉,面部肌肉扭曲出几分他盟友放HS的神韵,堪比生吞一把领地钥。
今晨清醒伊始他便觉察事情不寻常、不对劲,使刀剑者最忌双掌异状,樱华朦胧间却感到右手似有千钧重量,沉得恼人;他绿色眼仁中瞳孔收成锐线,利落翻身坐起,徒然跟同样警惕如敛羽鹰隼的职业杀手四目相对。

卢西安诺镜片下一双石榴色眼里迷茫还没褪净,樱华便先把他排除出罪魁祸首行列,然而拖累总帅的重罪难逃责罚,前提条件是他——樱华只身摒除障碍的傲气这时还未被挫除——要把这事解决掉。他右臂不自然地侧曲,右手五指跟卢西安诺左手五指好死不死牢牢扣在一处,难舍难分,全然罔视大脑死命发出分离指令:想来是电子世界独有的、谁也不太乐意中奖的概率性事件,应当叫做bug。
樱华将左手往刀柄上搭,眼珠一转向境遇跟他同样不堪的男人投去无声的问询;卢西安诺干脆地颔首,系统里别说断肢,就算脑浆迸溅三两秒后也照常生龙活虎;刀尖下刺却如滴水入海,刃锋像掠过虚无,可掴握着躯体的实感不掺半点假,简而言之,以令人恶心的程度亲密接触的两只手掌大咧咧地维持着原样。
樱华和卢西安诺几乎同时啧地咂舌,尴尬浓度便愈高了。

你往这里刺。
卢西安诺眼里没有高光,语调也冰得令樱华想起冷冻金枪鱼;男人去握他曾执刀的手腕,贴在自己心口。他体温较常人低心跳也缓慢,八分节拍无端让樱华心里头烦躁平息一刻。
他应:无碍,给吾受住。
牛鬼村正没进卢西安诺算不得宽阔的胸腔,切分粉与黑的衣装,剥裂薄但均匀的肌肉径直挑开瓣膜,男人眉间有隐忍的痛苦,旋即整具身体不留遗痕地碎散成发光数据块——樱华尝试活动右手五指,那儿依旧有被死死禁锢的知觉,他意识到事情不妙。不等三秒,卢西安诺好端端回到他身侧,神色僵硬,左手照旧跟他右手如胶似漆。

樱华余光里一抹漆黑从门缝溜走,更坏的预感旋即应验:纯度百分百的幸灾乐祸声响彻整个宿舍走廊,自称死神一遍一遍喊:有——大——新闻——咯——


这事传进13耳朵里等同于系统通告循环播放无间歇,能跟丑闻划等号的bug事件便插翅一般在英雄间传开了。聒噪又好事的死神添油加醋把臆断说得好似有凭有据,他语气肃穆沉重、半真半假:据说这种bug专找关系差到绝望的两人,可得努力好好相处活跃交际咧,所以可爱姑娘们要热情点跟老子搞好关...深川缠一手拎起炮筒一手拦住乃保和她gyarigyari作响的电锯,弧度好看的小臂挽半圈圆,保护性地直击他肚腹,没能组织出来的字句就给撞碎了。


听说樱华忠臣和卢西安诺竞技场照常参加,攻击手纷纷拿出仓库里吃灰许久的周卡:打一赠一岂不快哉?

分配阵营时贞德占了最先,二人十指相扣端立在后排,樱华听她宣言声不免有点失底气,蹙眉心想所谓旗之圣女也不过如此,心态尚稚嫩得很;对面打头的尼古拉·特斯拉笑容满面,他蹦蹦跳跳,合同机械臂踏一曲小步舞,两手拢个喇叭对这边的红阵营拔高声音:哇-耶哇耶,马上就可以把三色团子美味地吃掉咯。

客观而言逆境应当不在考虑之外,可樱华从不愿这样消极思考——结果而言,他被他手底下的妖军一统第七次炸了满脸。
在如此状态下战斗比他预估难数倍——不,应该说他跟卢西安诺的默契比预想更糟:碍于男人所背负的笨重棺柩,他迟钝不少的穿突刃鲜能起效;卢西安诺那套用惯的枪斗术也没法流畅照旧,往往不是他的刀晚一步挥下,就是支援的弹丸未能到位,往往二人一并——看似亲密无间实则相互咬牙切齿地——变作了椰果。
圣女倒是不见气馁,她只自责没能连同伴的份一齐努力,抵死挥舞着圣旗守住B点,就被赶到的支援围攻而壮烈归家;苟且缩在后头,身上挂着神技官buff——只剩数秒——的樱华竟从她临行笑容里读出母亲对残障幼童无奈而包容的慈爱,这教他感觉自己尊严扫地,他便径自拧身横刀,不由分说准备一雪旧耻。

慢着,樱华。在你我体力濒近极限时贸然往前冲着实算不上明智,在这里暂时蛰伏等待,找准机会再反击...
愚见!杀手也不过这样鼠目寸光么,愈是逆境愈应当迎难而上,这可是吾军的宗旨:吾国领土就连半寸也不该拱手相让,你就甘愿眼瞧敌军攻城略地,整备状态?何等短浅怯懦的策略呵,卢西安诺!
...偶而也要放下那无用的坚持,你这家伙的自傲只会引火上身。听取我一言又怎样?卢西安诺皱眉,语调高抬几分,显然情绪不佳。
战场可不是容赦你一昧逃避之处,唯有以不变应万变方能实现统御——哈,想来凭你狭隘的思考也难以明晰。樱华字字带刺,横眉斜睨,吝于掩饰轻蔑,火药味逐渐在二人间逼仄的距离迸散。

游离在C边沿的少年发明家看似闲庭信步,实则随时准备着牵制工作,爆罠明晃晃埋在领地格里;得先将搅乱战局的不安定因素除去,青年遏住疲累跟忿意低声说,先攻跑者。
卢西安诺比他先恢复一贯波澜不惊的冷静态度,他略一琢磨,答,也好。

慎重再慎重的杀手先为自己套好全天首都防壁,绿莹莹雷电弹丸一枚填进枪膛瞄向悠哉的特斯拉,可对方不紧不慢笑出两颗虎牙,乐团姬恰在光束触击那一刻防住弱体状态,男人咂舌。樱华使力箍紧临时搭档的左手,这是讯号。他无言地传达意图,叫卢西安诺在旁辅助,只把进攻交给他,卢西安诺就轻轻回握以示同意。
樱华提刀伏身,勉力以一记附了机航师弹的斜斩逼开敌方的gunner歌姬。较全力攻入敌阵而言,教他神经更紧绷的倒是卢西安诺——体力确凿不剩多少,他还本就难以防住猛烈的伤害。多份顾虑就等同多份桎梏,樱华挥斩的动作稍滞,突至的冰锥就将他带着卢西安诺一并刺击腾空——下落方向正是埋过陷阱的C。
他情急,也顾不得再避嫌,左臂一拢把卢西安诺略显细瘦的身板揽入怀,受身着地硬生生把龙形花火的高额伤害独身吃下;时间犹余十秒,眼见计量体力的红条就要跌到底,这可不是四面楚歌的境遇?

超越死亡方能够被称作死神。
冷彻的,不带情感波动的,此时令人分外感到安心的宣言响彻耳畔,时间连带空气停止流动,三颗子弹精准无匹地凝冻了敌方一切可能。

计时告结时两人漂亮地收下C点,樱华侧首,瞧见卢西安诺脖颈到前额都像浸了水,不知是疲累抑或过度紧张所致;牡丹色额发贴在前额,泪痕也溶进狼狈里难以辨明了。男人觉察他投来视线,就不闪不躲回首对他笑,道:干得不错,樱华。覆了浓桃革料的右拳举到他眼前,他怔愣愣地抬起左拳抵过去。

他从这总把脸板得像棺材的杀手身上尝到几分人情味。


也就是须臾间降生的心血来潮:樱华忠臣的兴趣来得甚快,宛若一场晴天雨后草地里头噗噗冒出小撮小撮的圆润蘑菇,契机幼稚可笑得很,也尚不知道能过活多久。思维直来直去,态度倨傲不羁的总帅不晓得什么叫浪漫更不晓得什么叫心动,可话术总归要有的;他扬唇酝酿一番话语,照着谈判的路数走,绝不考虑失败,因为是他樱华忠臣。

喂,脑袋低下来点。——吾看过几册西洋书卷,那里头说要解除术法且得做件麻烦事。
...什么事?

纵然一根筋如樱华也听得出卢西安诺明知故问,狐狸躲进洋红的夕烧里,不表露拒绝也不坦然接受暗示,尾尖蓬松柔软搔得他胸口一阵烦躁,他便径直用左手扯过男人衣领。饶是一贯粗暴直截,他也留了两分轻重——可甘腥的铁锈味还是从贴合的四片唇瓣漫出来;这倒让樱华愉快得紧,他捉住卢西安诺眼角一点意图逃逸的赧色,打从鼻腔底部哈地笑了出声。


就和每个童话故事的结尾一样,诅咒解开得干脆利落;只是男主角被算不得公主的杀手照脸揍了一拳。
当事人实时感想如下:不太痛,很值。


-End

评论(4)
热度(29)

© 豹@想食ル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