豹@想食ルチ

サールチ結婚bot

最近CPS右枪中心,13枪双推,死神组主食的杂食主义
要是把我吃的枪右全写在这里准保你看下来不识得枪这个字
极端排枪妻以外枪左 建议枪左拉黑我
随心所欲,混乱邪恶,给文评的都是父亲
金星人,妄想暴走豹系女子,四字箴言关我屁事
说话啰嗦又电波

【コンパ腐】Sugary Bullet(全员向/正殺)

⚠️全年龄,*锤枪以外全员(肉体和精神年龄两方)幼化的场合,跟标题一样无脑甜;副cp自由心证。不带联动角色玩。
*ooc,角色理解我流,有捏造成分。

————————————————————
叩门声在电子音通告前响起来。

卢西安诺刚为自己泡好一杯咖啡拿铁,今天他告假。照理英雄们也心知肚明这男人休息跟工作分得决绝明晰,定不会为无关紧要的小事叨扰上门才是——他系起白衬衫最上一颗纽扣,旋开门把手,一道蓝白色的影闪进屋,后面紧跟同样换上私服、身形健硕的大尉,满脸半是安心半是歉意的苦笑。莫名小一号的voidoll滴溜溜绕着卢西安诺转两圈,又是调用数据库又是扫描检测的,一时间教他摸不着头脑。
半晌,怯生生的另一道问候冒出来,他顺声源看去,同样缩水不少的,约莫八九岁年纪的贞德·达尔克从汉考克身后探探金黄脑袋,小手掌依旧紧紧握住尺寸过高的圣旗;也不必一时间语言能力随机能退化的voidoll断断续续跟他解释,看样子只剩他和汉考克避过系统bug这一劫——卢西安诺任命地叹口气,和另一位苦劳人交换一个眼神,蹲下身跟马尾状元件都蔫蔫下垂的ai允诺:两人一起把变小的英雄们挨个找回来,在故障修复前看护周全;又觉得就此抽身离开着实不妥。他覆掌抚了抚voidoll光滑而冰凉的头顶,这才转身为房门落锁。

五十代,膝下无子,不如说从没有过育儿经验的孤高杀手不由重重叹了口气,一侧目就发现汉考克弯着绀色的眼睛,展眉瞧着他笑得颇放松舒缓。卢西安诺有点不解,他顾忌贞德在场,稍微放轻了声问,怎么?
没有特别的,只是你因为这种事困扰的模样很难得。大尉笑答,爽利而直白地表露出愉快,倒反把发问人噎得没了下句。他不再作声,稍微收敛困惑的态度,将手头这桩史无前例的麻烦权当业务认真对待。

薇奥莉特相当给这两位经验一张白纸的监护人省心,不愧贵族音乐世家出身。她流畅地组织出谢言,执着儿童铅笔记下三餐时间,顺口请汉考克帮她搬来矮脚凳搁置在组合琴下好无阻碍地继续谱曲;十文字原本就通情理,他用轻松的遗憾语气抱怨两句某些带打击元素的游戏消失掉,跑鞋哒哒踏了踏地面又转回身来,游戏少年一双晶蓝的眼里藏了几分担忧,小心翼翼去问对他而言分外高大的卢西安诺:Voidoll在哪?我得去看看她-这样严重的bug且要花费不少精力修复,就算是完美ai也怕会累坏啦。
在没有习惯这档事的杀手开口之前汉考克先蹲下了身,平素可靠的大尉为他指明方向,再向急急忙忙跑走的小少年回予一声同样精神满满的道别。卢西安诺抱臂立在旁,半无奈半抱歉地向目送十文字离开的男人搭话。“你显然比我更擅长这个。”言下之意是只凭对方一人也能做好;汉考克轻拍他较自己瘦削不少的肩胛,语气坚定得为杀手平添几分安心感:“不管何时何处,身旁有同伴总令人安心不少,自然有唯独你才能解决的事,卢西安诺。”

那家伙怕是一语成谶了。
腰侧一边挂着一个麻烦的孤高杀手委实不知自己应当做何表情才好,两颗毛茸的脑袋——左边是粉红和洋红相间,右边是乱糟糟的银白——埋进他怀里合声吵闹个不停,而临时搭档又在几分钟前抛下一句“以防万一,我去收集所有人的武器”就不见踪影。
背不动心爱加特林的梅格玛格愈发会撒娇,她扁起嘴,眯着灰色的圆眼睛,活像讨食的珍珠兔:“露琪露琪——不要走!留下来陪梅格玛格玩~!!”而另一边似乎动机没那么单纯,缩水不少却还满肚子坏主意的小号死神有样学样搂住卢西安诺,连声线也咬得甜腻,一口小白牙尽数笑出来:“露~琪露琪,也陪老子玩玩嘛~?”
卢西安诺只觉得头痛。他捺住当即把13扒下去的冲动冷着声严正宣告不会久留,又亡羊补牢笨拙地模仿汉考克,好言好语总算哄住泫然欲泣的机枪手姑娘。最后方案折衷,他身后多出两个这戳戳那扯扯的聒噪小尾巴。

第一个掉泪的人选着实教实习监护人意想不到:昔日气场肃杀的冷血指挥官因身体过于幼弱难以适应毒械,不自主地眨动着紫藤色通透的眼睛啪嗒嗒落下泪来——他身旁有人看起来且比卢西安诺更加手足无措:樱华忠臣努力挺直腰杆,遣用着比先前软化不少却仍旧高高在上的口调试图安慰他的盟友,可照旧收效甚微。肉眼可见的焦虑甚至将他的禁咒桎梏解开来那么些,左耳毛蓬蓬起来的年幼总帅歪着脑袋思忖片刻,半晌瞪起祖母绿的眼睛冒出一句,你的痛苦,由吾来教那些愚众感同身受——
于是,孩子气的战争无可避免地在公众休息室开展,妖毒同盟自是最积极的进攻手:樱华揽住古斯塔夫递来的两颗抱枕,满脸写着“只要是吾所持之物必为最强武具”的倨傲,熟练地照准冰骑士的面门抛去——蔷薇猎兵团的小号女团长自也不甘示弱,她强势地插入战场,单手便接下挟着绿色魔力的抱枕,宣言道:那死脑筋的冰男是我的猎物!掷地有声。做好万全防御准备的亚当听到这话可不高兴:他一改守势,转而将冰冰凉散发冷气的靠垫卷作筒状,像持剑似的握在掌心,伏低身体回应战书,战士本色淋漓尽致——如果忽略他那副与恩宠天使极相似的可爱脸蛋。
战场另一边却是截然不同的世界:可可莉柯特、贞德陪莉莉卡玩起了魔法少女扮演游戏,莉莉卡看起来相当愉快,粉红的卷卷马尾一晃一晃地教导另两人怎样挥舞魔法棒——栖宿着恶魔的泰迪拉比充当了假想敌,被三位小姑娘拳打脚踢甚有几分可怜。马尔库斯神色肃穆矗立得笔直,袖间环着同样卷成卷的什么物件——《魔法少女莉莉卡露露卡》的迷你海报一叠,以标准的击球手姿态打飞险些波及到女孩们家家酒的羽毛枕——时不时还有些寂寞地朝向那侧投去一瞥,恐怕羡慕坏了毫无芥蒂地混进去的特斯拉吧。
收齐了危险武器的大尉推门来,一时间樱瓣、寒流跟羽毛漫天齐舞的景象教他有些哑然,左思右想琢磨出,是不是应当用食物作为劝诱停战的契机?他向卢西安诺招招手,调起他着实了得的领袖话术,三言两语劝走梅格玛格和13帮他摆脱两位粘人gunner的纠缠,多少争取到了谈话空间。汉考克压低声,抱歉,我并没有料理的心得。
我勉强能做出小孩子约莫会喜欢的餐点,卢西安诺总算找到压他一头的用武之地,好像心情不错地挑着眉,露出本日第一个自然的笑。

蛋白霜、砂糖、黄油、汉考克像谨遵作战指令似的忙上忙下听从卢西安诺嘱咐,一样接一样地帮他出力准备食材。他瞟一眼极专注的杀手,这神经紧绷的意大利男人即便身在厨房也照常一丝不苟,刮刀挑起奶油糖霜的角度也颇完美,从卷起的袖间展露一小段白皙臂腕赏心悦目...慢着。汉考克有点局促地驱散跳脱思绪,致力于照搭档所说隔水搅化巧克力。
两个小小的身影循着甜香气潜入厨房。
乃保的小手屡次伸向蛋糕刀——她絮絮叨叨着一遍又一遍重复想把甜的东西切开来切掉切成小块看看,卢西安诺相较早晨耐心不少,一句句回复,不行,很危险。深川缠自告奋勇举高了手,她拍拍胸脯信誓旦旦:花火职人肯定也做得来甜品装饰,汉考克就把奶油枪交到她手里。

妆点着烟火般漂亮奶油花的蛋糕上桌,成功吸引了一室视线——汉考克负责拦住躁动不安的小家伙们,切分蛋糕也交给卢西安诺来。捡回拼拼凑凑兔子布偶的女孩转动黑底眼珠,向汉考克的方向笑得天真烂漫:汉考克叔叔和卢西安诺叔叔,像是爸爸妈妈一样温柔~可可莉柯特最喜欢爸爸妈妈,也喜欢叔叔们哦!

他无以粉饰地怔了一下,不但因为错愕,悸动的情绪想必已经显露几分迹象——汉考克清楚身边人在战场上有几多敏锐,经年的杀手生涯赋予卢西安诺超越常人的五感,觉察他的异样绝不是什么难事。
然而他向身旁看去,男人照常云淡风轻,卢西安诺阂了阂眼一声轻叹,朝汉考克招手。

“小孩子的戏言而已,大可不必多介怀。...比起那个,稍微过来一点。”
汉考克顺从地稍微俯首,然后感受到有什么冰凉的粒状物什贴进唇缝之间。平素孤高的杀手舒散了眉心冷峻,一双洋红眼睛透亮着和他四目相对,味蕾尝到甜度,柔滑的,温润的,微苦的,不太直率的。

“淋面材料有剩,可不能浪费;虽然不太像样——姑且是一日劳苦的奖励。多谢,Justice。”
他觉得胸口被甜蜜的子弹击穿,从空洞里无端诞生一份情愫、从此世界全融化成勃艮第味巧克力。



-End




评论(4)
热度(19)

© 豹@想食ルチ | Powered by LOFTER